邊地童話丨河邊上的對話

(本文首發於2021年3月11日《南方週末》)

(圖文無關)河裏的濕氣涼氣彌散開來,蘆葦叢裏的蚊蚋也開始出動,偶爾,河面上響起幾聲“撲喇撲喇”的響動,不知道是哪條不安分的大魚攪的。圖為伊犁河,這是一條跨越中國和哈薩克斯坦的國際河流。 (視覺中國/圖)

傍晚時分,秋風輕手輕腳地從雲縫邊上摳出幾滴細雨,指尖一挑,彈進鞏乃斯河裏。鞏乃斯無動於衷,毫無反應,河面上連一點水花都濺不起來。它是一條像樣兒的河,在夕陽落照下閃着灰緞子一樣的光芒,含蓄、深沉,平穩地從草原上流過。

文君君和蘭子傑坐在河岸上,成羣成陣的河水從他倆的眼前匆匆而去,就像無數穿着灰軍服的部隊義無反顧地奔赴戰場。沒有大聲喧譁,也沒有一個倒退的,就這樣不捨晝夜,無休無止地向前奔流。

文君君説,這麼多的水就這麼白白流走了……是不是太奢侈、太浪費了?它們都流到哪裏去了?

蘭子傑説,好像是流到巴爾喀什湖裏去了。

“巴爾喀什湖在哪個國家?”

“好像是蘇聯的哈薩克加盟共和國。”

“它為什

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